 沫沫

really希望以后人大图书馆的书质量好一点🙆

看国际关系史,感觉就像看苏美两国的感情史🙆大概就是无论我出台什么政策都是为了你的即视感

感觉就像重新读了一下高中历史教材,哈哈哈~

真正能推动这个世界良性发展的,是有理想的现实主义者和懂现实的理想主义者

在读完战争谎言之后,好像越来越喜欢美国🇺🇸总统的故事了~

心疼灿烈,快好起来吧

LOTTO(6)

世勋的户口办得还算顺利,跑了几趟派出所可算是办下来了。虽说灿爸灿妈都想世勋改名姓朴。但灿烈还是觉得没必要改姓。他说他叫吴世勋,那他就是吴世勋。就算不姓朴,依旧是一家人。
学校,灿烈挑了一家离家比较近的市属小学,也是他当年的母校,也算是有感情。而且还有几个熟识的老师。在解释过世勋的情况后,也都答应对世勋多多关注和帮扶,让灿烈安心了不少。

世勋还是不怎么说话,也不怎么笑。这几天一直让世勋住在灿爸灿妈那里,也是想让他多和别人熟络熟络感情。但世勋只是很乖,会主动刷完,帮灿爸倒茶,擦桌子扫地也都抢着干。灿妈不舍得让他干活,但是怎么劝也没有用。除了不爱说话这点,世勋还真的是无可挑剔。
不过,毕竟是个孩子。灿烈从没想过或要求过他这么懂事,甚至他会想让世勋像同龄人一样和自己撒撒娇。

“爸妈,我回来了。世勋今天有没有很乖。”

“瞧你这话说的,世勋哪天不是很乖。”
灿爸正在教世勋下棋。下棋,灿爸是高手,打遍小区无敌手。灿烈这方面就不行了,小时候教他,也总是没有耐心学,相反世勋安安静静的,倒是能踏实的学进去。

世勋放下手里的棋子,小跑似的跑到灿烈跟前,还是拉着灿烈的衣角,“灿烈,我今天打败爸爸了!”
灿烈摸着世勋的头发,这小家伙头发很软,头发也多。灿妈昨天刚带他剪短,比之前秀气了不少。整个小脸没有头发的遮挡,高挺的鼻梁以及一笑起来就弯弯的像月牙的眼睛,越发能证明以后是个大帅哥了。

“一点是爸爸你让他了吧。”
“哈哈哈,他还小,而且还刚刚开始学。不过世勋很聪明,马上就能超越我。”

灿烈把世勋放在腿上,坐在沙发上,从茶几上拿橘子包着吃,也不时会分几瓣橘子给世勋吃。橘子有点酸,酸的世勋整张小脸凑在一起,还不停砸吧嘴。
“你就知道欺负世勋。”

灿妈看着灿烈一副整蛊成功的样子,半开玩笑的指责到,“以后长大世勋肯定跟你不亲。”
“不会的,世勋最喜欢灿烈了。”

尽管酸的不行,还是马上为灿烈反驳。
灿烈听后也是哈哈大笑,用力的亲世勋的额头,留下一个口水印。

“世勋,后天就要上学了。会有很多小伙伴的。”
    “灿烈可以跟着世勋去吗?世勋不想一个人。”
“我不可以去哦。再说世勋怎么会是一个人,有很多小伙伴陪你的。”

    可是他们都不是你啊。
    我孤独惯了,

    而你是上天垂帘,
    为我带来的光。

    无论日后遇到谁,
    我都只记得我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 晚上,灿烈把世勋带回自己住的地方。相处没几天,灿爸灿妈倒是特别舍不得,千叮咛万嘱咐着灿烈,生怕他照顾不好。

      世勋倒是特别开心,一路上跑跑跳跳的,小脸上也浮现出不常见的笑容。
  “世勋很开心啊。”

   “很开心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因为住在 爸爸妈妈那里,灿烈就不长来看我了。回家的话,就可以经常看到灿烈了。”
   “看到我很开心啊。”

   小家伙这么说,灿烈心里觉得心里暖暖的。至少,他是被小家伙需要的。
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 “世勋答应我件事情好吗,这件事很另我苦恼的。”
     “什么?”世勋停住,表情也变得严肃。灿烈一直是笑着的,为何会苦恼。因为自己吗?果然自己还是很差劲吗。

      “世勋以后多笑笑吧,无论是我还是别人,都多笑笑好吗。这样,世勋才能交到朋友。”
      “像这样吗?”

       世勋咧了下嘴角,幅度不大,但能看出是微笑。
      “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  “好,会笑。”
     只是笑啊,不难的……

     别苦恼,我的灿烈,
     只是笑啊,

     别为此苦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