 沫沫

LOTTO(1)

朴灿烈家门口的垃圾桶最近总是被翻得一团糟,垃圾掉了一地,让一向很有洁癖的朴灿烈觉得十分厌烦。开始以为是小猫小狗的恶作剧,心想忍忍就过去了。谁知道每天垃圾桶都会被翻得一团糟。最后忍无可忍的朴灿烈决定一探究竟。

周末那天,趁着放假,朴灿烈拿着扫把躲在自家的花盆后面,准备将始作俑者一网打尽!终于,有个人影鬼鬼祟祟的朝自家垃圾桶走来,朴灿烈拿着扫把准备抓个现行。走进一看竟然是个孩子。整个人瘦小瘦小的,穿着灰色的破布衣服,脚上是明显不符合他脚码的大号拖鞋,尽管脸上脏兮兮的,但皮肤却是特别的白。身高还够不到垃圾桶,垫着脚,努力的在垃圾桶里翻找着什么。突然翻到一个红色的塑料带,朴灿烈认得那貌似是昨晚刚扔的剩饭。小家伙显然很开心的样子,眼睛笑成了月牙眼,看起来想棉花糖一样软绵绵的。
小家伙打开袋子,直接就准备用手抓着吃。朴灿烈心里一惊,这怎么能吃呢,就急忙上前夺走了小家伙手里的垃圾袋,“喂,这个很脏,不能吃。”小家伙明显被朴灿烈吓了一跳,慌忙的退后了几步,反应过来又想去抢朴灿烈手里的袋子。

朴灿烈估计这孩子应该是饿坏了,正好自己也没吃,不妨让他去家里吃,总比吃厨余垃圾强。
“喂,小家伙,这真不能吃。正好我也没吃,你来我家吃吧。”说着就拉他往家里走,小家伙挣扎了几下,奈何朴灿烈力气太大,终是没有挣脱开。

朴灿烈家不是很大,但被收拾的一尘不染,装饰的也很温馨。而此刻,小家伙就坐在饭厅里,有些尴尬的扣着手指。环顾了一下朴灿烈家再看看自己的着装,真是怎么看怎么不搭啊。听着厨房里乒乒乓乓的声音,突然想偷着跑出去,但是肚子实在是太饿了,只好坐着乖乖等待。每天为了吃饭,都会翻很多人家的垃圾桶,朴灿烈家的最好吃。为了果腹,只得每天中午都来翻他家垃圾桶翻找剩饭。但毕竟是正在长身体的时候,这些剩饭根本就不够吃,每天都饥肠辘辘。
正想着,朴灿烈将饭菜已经端上了桌,简单的家常菜,两菜一汤,看起来倒是色香味俱全。小家伙早就饿的不行,看见饭菜更是直接伸出手去抓,被刚盛出来的菜烫的不行,“嘶”的一声叫出声来。朴灿烈一把把人抱了起来,冲到水龙头底下冲洗被烫伤的地方,略带无奈的说,“没人教过你要用筷子的吗?”

简单的冲洗之后,朴灿烈带着他回到了饭桌,给了他一双筷子,然后握着他的手夹了一筷子菜。然后低下头,看着怀里的小家伙,“是不是挺简单的,自己试试。”
小家伙埋着头,有些胆怯的去夹菜,尽管不太熟练,但总算是能吃饭了。朴灿烈看着小家伙吃饭,笑的一脸慈母像,“仔细看你长得挺像我小学同学的。”

小家伙抬起头,看了朴灿烈一眼,又继续低头扒饭。
“他叫吴世勋,名字很好听吧。世勋世勋,一世功勋。讲真,我特别喜欢他这个名字。”小家伙也不语,就朴灿烈一个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。

一顿饭吃下来,朴灿烈就不停的给小家伙夹菜,自己反而没吃多少。看着小家伙狼吞虎咽的样子,整个嘴巴都鼓鼓囊囊的,还挺可爱的。
吃饱了以后,小家伙就直接跳下凳子,跑了,留下朴灿烈一个人错愕的对着饭桌,摸了摸自己的脸,暗问自己,我长得有这么可怕吗?

夏天的天气,就像娃娃的脸,说哭就哭。白天还晴空万里,晚上就下起了暴雨。每逢下雨的时候,朴灿烈都喜欢在窗边坐着,看雨一滴一滴的从窗户上滑下去,这是他的乐趣之一。朴灿烈按往常一样在窗边看雨,带着耳机放着抒情歌曲,享受着此刻静谧的时光。
突然一抹身影闯入眼帘,还是那个小家伙,正躲在一个角落里避雨。

朴灿烈匆匆忙忙的拿了把伞,就跑了出去。
当伞遮蔽住小家伙上空的时候,他才慢慢抬起了头。

朴灿烈看着缩成一团的他,心里一个莫名的角落抽搐了一下。他弯下腰,向他伸出手,“你叫什么?愿意和我回家吗?”
“我叫吴世勋。”

我生来就不知道自己叫什么,
但你喜欢这个名字,

所以我叫吴世勋。

评论(4)

热度(13)